现金购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现金购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3 17:15:1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听到呼声后,李本兰大声地回应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看了看时间,这时候是半夜一点半。”屋外大雨如注,李本兰心里七上八下,雨下得这么大,屋里的水能舀得完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家是啥情况?”“两间屋被冲垮了,东西一样也没带出来。”“又是打雷又是暴雨,一夜没睡,还受这么大的灾害,造孽哦!”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自家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都没有儿女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雨下得太大,到小叔家后,李本兰不敢乱跑,只能等着救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穿着警服的小伙子背着李本兰缓慢地蹚过淤泥,把她送到安全地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责该早点带儿女到高处去避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让李本兰伤心的是,40岁的女儿嫁到雅安,因为肺上有问题,在成都做了手术,大约一个月前才回娘家休养,都以为女儿会慢慢好起来,谁曾想,发生这样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,都是救援人员挨家挨户搜救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屋时,李本兰赶紧上前去询问,看着小叔他们不说话,只摇头,李本兰觉得身体一下子就空了,一点力气也没有。